上海银行再启股价维稳 TCL酝酿举牌凸显金控布局
2019-07-31 16:39 文章来自:时代周报 收藏(0) 阅读(274) 评论(0)

近期,TCL集团公告称,经监管部门同意,将择机增持上海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股份(以下简称“上海银行”),增持后持股比例不超过6.5%。举牌之前,TCL集团持有上海银行4.99%的股份,为上海银行第四大股东。

TCL集团此番计划举牌,正处于上海银行启动股价维稳期间。今年6月底,上海银行发布公告称,“因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均低于最近一期每股净资产,触发稳定股价措施。”TCL集团发布的提示性说明文件,对此次拟增持股份做出解释,“拟增持并强化双方产融互补的深度合作,以产业金融与投资创投业务支持和促进其主业的高质量发展,以及效率效益的进一步提升。”

7月24日,上海银行发布的2019年半年度业绩快报显示,截至2019年6月末,该行资产总额较上年末增长6.75%至2.16万亿元,在A股上市城商行中仅次于北京银行的2.64亿元;2019年6月末,归母每股净资产为10.37元,较上年末增长4.22%。

今年以来,上海银行的最高价仅为9.72元(前复权),截至7月30日的收盘价为9.27元。申万宏源银行业分析师马鲲鹏在近期研报中称:“上海银行前期不良风险逐步出清,叠加ROE持续回升的核心趋势,将助力上海银行估值修复。”

“2017年以来金融降杠杆、金融强监管持续推进,同业、表内非标受到明显压缩;同期实行MPA 宏观审慎管理框架,广义信贷扩张受制于资本金、流动性、资产质量等七个方面的考核。”深圳某大型券商银行业分析师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称:“银行更多受宏观面、商业模式等因素影响,这是银行股出现‘破净’的重要原因。”时代周报记者联系上海银行采访,该行有关负责人仅表示“关于我行股价维稳情况,均以公开信息为准。”

连续两年股价维稳

上海银行成立于1995年,2016年11月登陆上交所。在上市后近三年的时间里,上海银行已两次触发稳定股价的措施——第一次是在2018年5月,到今年6月再次发布《关于稳定股价措施的公告》。

根据2018年5月份上海银行发布的公告,稳定股价的措施为该行持股5%以上的股东在6个月内,以自有资金通过二级市场增持股份。其中,联和投资、上港集团和桑坦德银行拟增持的金额分别不少于0.599亿元、0.29亿元、0.29亿元;截至同年11月,上述三方股东均以自有资金累计增持金额约为1亿元、7.36亿元和0.29亿元,累计增持0.08%、0.60%、0.02%,完成本次稳定股价措施后的持股占比分别为13.38%、7.34%、6.50%。

今年6月,上海银行在A股的表现第二次触发稳定股价措施。从今年5月31日至6月28日的20个交易日区间里,上海银行股票均价为11.69元(不复权),而该行在2018年末的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资产是1413.19亿元,每股净资产为12.93元,股价长期陷入“破净”尴尬;在估值角度上,上海银行当前的市净率和市盈率,同样低于A股上市银行的平均值。

实际上,上海银行在营收增长上并不差。据该行年报,2018年营收为438.88亿元,同比增长32.49%;归母净利润180.34亿元,同比增长17.65%。在近期发布的半年报中,目前披露半年报的上市城商行中同样名列前茅,该行截至2019年6月末实现营收251.51亿元、归母净利润为107.14亿元,分别同比增长27.35%、14.32%。

据该行公告,此次股价维稳将采取与去年同样措施——“截至触发日持股5%以上的股东联合投资、上港集团和桑坦德银行计划通过上交所增持”,“不低于触发日前最近一个年度获得现金分红总额的15%”,具体来看,上述三家股东将拟增持金额不少于9872万元、5413万元、4798万元。

在A股上市银行中,不止上海银行一家触发了股价“警报”。今年2月,杭州银行同样二度触发稳定股价措施启动条件。苏农银行、江阴银行、贵阳银行先后发布稳定股价方案,通过持股5%以上股东及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增持股票等措施维稳股价。

稳定资产质量

截至2019年6月末,该行资产总额2.16万亿元,较上年末增长6.75%;资产质量指标上,不良贷款率较2018年末上升0.04个百分点至1.18%,拨备覆盖率提高1.19个百分点至334.14%。

从2018年年报来看,上海银行在贷款投放上仍向房地产业偏重,2018年末该行业占到该行贷款总额的15.07%,为第一大贷款投放行业;其次为租赁和商务服务业、制造业、批发和零售业以及共用事业,占贷款总额的比例分别为14.42%、7.71%、6.01%和5.7%。其中,批发和零售业、制造业、建筑业产生的不良贷款率明显高于该行整体,分别为8.73%、4.17%和1.32%。

“城商行的特点之一就是当地政府介入的程度比较大,在资产的配置上会向较多倾向于本地的重要企业、基础设施、城市改造、PPP项目等。”一位不便名的某区域性银行独立董事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总体上形成的风险状况更为突出。”

在稳定资产质量上,上海银行也在努力。2018年末,该行的计提资产减值损失达到153.32亿元,这一指标在2017年末仅为86.71亿元,同比增长76.81%。“主要是贷款规模增长,审慎计提拨备,提升风险抵御能力。”上海银行在年报中解释。同时,上海银行在2018年的重组贷款余额也同比增加了1.57亿元至11.62亿元。

另外,在上海银行的表外业务上,近期新世纪评级在评级报告中指出:“该行表外非保本理财及投资资产规模有所压降,但占比仍较高,仍将持续关注资金业务、表外理财业务信用风险。”该行在2018年末的发起设立的表外非保本理财余额2527亿元,投资基金及资产管理计划规模余额为人民币1375亿元,上述表外资产在期末总资产规模的占比近20%。

“同业负债的流动性期限较短,利率有一定波动性,过多开展同业业务一方面可能对资金有帮助,但是另一方面也会带来比较打的资产错配风险,短期的负债来源面向中长期为主的资产配置,错配风险也会比较突出。”上述区域性银行独立董事对时代周报记者补充说。

据年报,上海银行的流动性比例在2018年末为44.17%,虽较2017年的41.71%有所提升,但该指标在2016年为51.92%。

TCL金控现身

此次TCL集团拟增持上海银行,持股占比不超过6.5%。目前TCL持有上海银行股份的占比为4.99%,也就是说,TCL集团将通过二级市场将最多买入占比1.51%的上海银行股份,约为2.14亿股,若按近期上海银行盘中出现的最低价8.74元和最高价9.33元计算,收购上述股份预计最多将花费约20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4月,TCL集团以参与定增的方式,以16.57元(前复权)的价格认购了上海银行2.01亿股,投资总额为33.39亿元,彼时持有上海银行约3.7%的股份,为该行第六大股东;2017年,TCL集团继续增持上海银行,持股比例增至4.99%。

在2017年年报中,TCL集团将对上海银行股权的投资称为“战略投资”,其彼时的金融业务已包含湖北消费金融公司、惠州农商行等金融机构的股权布局,以及参与发起设立上银金融租赁公司、粤财信用保证保险公司。

TCL集团在上海银行董事会中占有一席,前任CFO黄旭斌、现任COO、CFO杜娟先后担任上海银行非执行董事。

“通过财务公司、小贷、网贷、保理、融资租赁以及资产管理等境内外金融牌照,为关联企业提供各项金融服务”,在2018年年报中,TCL集团对自身发展产业链金融的规划写道,目的为“提高资金使用效率、降低财务成本,并利用溢余资本创收增益”。如此看来,TCL集团选择在近期增持上海银行可谓明智之举。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TCL集团还持股湖北消费金融20%的股权,设立有两家小贷子公司,分别为惠州市仲恺TCL智融科技小额贷款与广州TCL互联网小额贷款。其中,湖北消费金融在2018年的总资产为72.01亿元并实现净利润1.03亿元,两家小贷公司截至2018年发放贷款合计为16.79亿元。

TCL集团近期发布的债券募集文件提及,其已正式组建TCL金融控股集团,当前的金融牌照布局上已有保理、小贷、支付、融资租赁、征信等。时代周报记者联系TCL集团采访,并向其投资者关系部门发去采访提纲,截至发稿未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