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丽:区块链技术可以为企业提供“企业信用的数字化资产”
2020-10-22 15:52 文章来自:新浪财经 收藏(0) 阅读(161) 评论(0)

寻找区块链力量第八期:好的科技金融助力社会普惠  

把脉区块链发展,坐看数字经济云起,由蚂蚁链、罗汉堂、新浪财经联合出品的《寻找区块链力量》系列节目自8月6日起,每周四下午2点在新浪财经独家首播!本期主题为“好的科技金融助力社会普惠”—科技金融能够推动金融与实体经济更紧密地结合,而区块链又能为场景金融搭建基础设施,让金融嵌入进商业流程中。小微企业、长尾人群的海量、小额、场景化的金融需求,通过科技金融的技术助力和金融机构的资源协同,就能够释放出普惠金融的红利。

 中国银行交易银行部副总经理王小丽:通过将贸易主体的各方和各个环节的这些行为,全过程的上链,监管部门也好,还是贸易企业主体,还是我们金融或是物流仓储之类的企业,大家的行为共同上链,而且共同存证。在KYC和KYB的过程中间,从原来我们靠企业的自证,到现在我们更多的可以走向他证,走向多证。区块链技术的这种去中心化,这种防篡改的机制进一步的提升了数据的公信力,有利于我们打造一些可信数据,为企业提供了一笔非常宝贵的资产,企业信用的数字化资产。

主持人:作为国际结算领域的专家,结合国际贸易目前发展的趋势,您认为区块链技术从什么角度,来使金融更好的能够服务,中央的稳外贸的决策部署。

王小丽:我们先来一起回顾一下目前大的趋势。从整体上讲,这些年包括区块链技术在内的,像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移动互联等等这些新技术,整体来讲促进了,贸易的数字化,并且在不断的加速和加深这一进程。

近期中美贸易摩擦和疫情的蔓延,更是为这一进程增添了催化剂。

其次,从表象来看,贸易的方式、贸易的内容、贸易的产品也都在表现出数字化的特征。从贸易方式上面来讲,我们看到跨境电商,方式也好,规模也好,在不断的发展,不断的推陈出新,层出不穷。从贸易内容层面来讲,随着疫情的影响,阻隔了我们人员以及实物物品的跨境的流动。我们看到,数字化的产品,数字化的服务,在整个的贸易占比中的比重越来越大,这些都表现出新技术对贸易数字化的促变促成。

第三个层面,我们从政策层面来看,今年我们所处的国际环境和社会大背景,疫情也好,还是贸易摩擦的升级也好,为我们整个外贸形势的不确定性,带来了非常大的影响。中央、国务院高度的关注这一领域的发展,对于稳外贸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在六稳的决策部署中间,把稳外贸作为其中之一,并且先后推出了一系列的政策来支持稳外贸的工作,我们也注意到政府部门,很大程度上关注到了跨境电商,贸易数字化这样的一个大的趋势,频频的为这个领域发展送出了一系列的政策大礼包。

中国银行作为外汇外贸这个领域的专业化的银行,自然对支持稳外贸这项工作责无旁贷。我们依托服务国际贸易的多年经验,在研究并且在实践,我们在贸易数字化领域,也在持续做一些尝试和探讨。在尝试和探讨中间,我们也是非常深刻的感受到,贸易数字化,或者说数字化的贸易,对于我们提供金融服务来讲,所面临的痛点或者说带来的挑战,还是非常严峻的,甚至相对于传统领域,可以说有过之而无不及。

为什么这么讲?跨境贸易所涉及的环节是非常多的,在这个过程中,贸易金融服务对 KYC 、KYB的要求,一些国际上的各种条例,各种管理规定要求,以及国内的相关的一些约束条件是比较严谨严格的。在当前形成的数字化贸易模式和现在放管服提升营商环境所推出的一系列的便利化的贸易政策条件下,传统模式下对于交易背景的真实性,对于交易双方的互信,包括支付安全这些方面的一些权威证明不复存在,如何取信新模式下的数据证据,面临的挑战更大。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也观察到区块链领域里的一些尝试,一些实践,为我们提供解决这一类问题,应该说是看到了一些方向,看到了一些亮光。

通过将贸易主体的各方和各个环节的这些行为,全过程的上链,监管部门也好,还是贸易企业主体,还是我们金融或是物流仓储之类的企业,大家的行为共同上链,而且共同存证。在KYC和KYB的过程中间,从原来我们靠企业的自证,到现在我们更多的可以走向他证,走向多证。区块链技术的这种去中心化,这种防篡改的机制进一步的提升了数据的公信力,有利于我们打造一些可信数据,为企业提供了一笔非常宝贵的资产,企业信用的数字化资产。

从另一个角度来讲,对于银行来说,新技术的应用,某种程度上打破了传统国际结算、授信服务过程中间的一些路径依赖和一些寻租空间。

第一,有了区块链以后,可以线上直接获取一些客户的订单支付、交易、物流信息,这些信息数据相互进行交叉验证,来有效的确保贸易过程、贸易背景真实性的鉴定。同时我们拿到这些数据的及时性、准确性也得到了非常大的提升,为后续更进一步的提升国际结算,包括贸易融资、授信层面的一些服务的及时性时效性,提供更好的支撑。

再则,区块链智能合约价值的发挥,通过智能合约提供智能支付服务,对于贸易过程中,卖方的延迟发货,买方的延迟付款,就有一个很好的约束。对为我们整个的贸易服务过程里面支付结算资金被拖延占用的压力就会减轻,提升效率的同时降低贸易成本。第三个同时也改变了我们传统供应链金融的重控货,重抵押,重传统的企业信用的授信偏好的路径依赖,通过对企业信用的数字资产的评估,可以让我们有条件真正的去践行普惠金融的理念,助力金融机构更好的服务中央的稳外贸的决策部署。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了区块链技术与传统技术能够给传统的链条带来的好处,种种好处我们都看到了,能够让他更加的便捷,更能够让信用体系能更加的明确等等。但是它毕竟是一个非常新的事物,他有没有与传统的链条起冲突的地方,不相匹配的地方。

它跟我们的传统的监管,比如说像反洗钱,这些方面的要求,还有跟传统的我们的基础设施的对接,比如说跟swift跟我们的支付结算的基础设施这些的对接,都还是需要去做进一步的探讨和研究的。

目前区块链的应用,像蚂蚁这边推出Trusple,还有很多的头部企业,他们也依托于区块链技术建立了自己的一些交易平台,还有一些协会,一些地方政府,他们都建立了一些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平台,为某一个领域里的交易各方提供这样一个共享共建共融互信的平台。但是这些平台相互之间,还缺乏一些标准,缺乏一些共享共通的条件。相对来讲,其实形成了可能相对大了一点的孤岛,我们需要更进一步的去推动共通共融共享。